危險假期

one ok rock

【迦周】恒久远(仆人迦x少爷周paro)【二】

私生子仆人迦尔纳x少爷阿周那paro
*自设:周为独生子
西方背景非天竺国

嗝,该更新了。
阿周那出场




第二章

车夫的大声呼喝隐约从前面传来,舒适的马车在大街上疾驰。迦尔纳望向外面,他连这一片地区都很少到过。

风景倒退着从他耳边呼啸而过。从未身临于富人区高大的梧桐树与灯火通明的傍晚中,一种陌生的感觉涌起。

迦尔纳蜷了蜷仍布着血污的手掌,它像一块难以启齿的辱印,提醒他正萦绕着的格格不入。自己的生活,似乎从此将要改变。

命运之轮,刚刚使名叫“迦尔纳”的辙印转了个弯。


高大堂皇的府邸渐渐近了。马车经过气派的大门,却没有丝毫要减速的意思。“吱——”地拐了个弯,他们在偏门停下。
迦尔纳被从眼前建筑物的小门里领了进去。
……
垂着视线,四周并不像外部看起来的那般恢弘气派,即便如此,迦尔纳也没有在如此宽敞的室内待过。

“从今以后,你是般度家的侍从。由于贡蒂夫人,没有普通仆从会刁难你。”迎上来的一位管家一边说着一边带他向前。

作为弃子他被抛弃得是那样早,以至于记忆中的母亲身影与姓名模糊如尘埃。

迦尔纳不言,地毯上的饰纹弯折曲绕。



突然,他感到领头管家从容的脚步一下子停了。

他正要抬头,身边响起诚惶诚恐的声音:“少爷!您怎么来这里...”

迦尔纳对上了一双一错不错的黑眼珠。
他愣住了。


对面站着一位与他年纪相仿的黑发深肤少年。他眉眼深邃,穿着优雅,窄紧的领口别得整齐。纵然也是孩子,仅仅往那一站,便显出一种特殊的高贵气质来。

迦尔纳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眼,后来成为他一生都难以忘怀的人生经历之一。

阿周那盯着他看,迦尔纳怔忪地回看向他。少年的黑瞳沉沉的,迦尔纳不禁要陷进去。


“迦尔纳!”上方低声响起一道呵斥的声音,随后那嗓音硬生生转了个恭敬的语调,“——阿周那少爷,您怎么光临下人的地方了,贡蒂夫人会担心的。”
“这孩子是新来的下人,还不懂什么礼仪——”

下人……

迦尔纳还在品味着,少年先开口了:“下人是吗?”

“那样也好,就让我带他参观参观吧。”

“少爷……”仆从欲言又止。


然而对方不容分说地远远伸出手来。明明是小孩,却一副恪守礼节的样子。迦尔纳睁着眼,少年袖口缠绕的纹路伴随着气息一下子接近。

“少爷,这孩子刚刚回来,还没有换……”侍从们仿佛终于找到了什么话。

“不要紧。”离去的人的声音传来。


愈跟着阿周那走,周遭的装饰愈华丽起来。迦尔纳明白他已走出府宅里“下人的地方”,到了真正的贵族厅堂了。

手腕早已被松开,迦尔纳望着前面背对着的身影。蓦地,少年转过身来。
“你是母亲另外的孩子吧。” 阿周那面对着他。

迦尔纳默不作声,他本以为对方会用更直白的“私生子”措辞来称呼他。

“既然是「孩子」的事……是比我大吧。”自言自语地说出这么一句话,便没了下文。

注意着阿周那偷偷瞟向自己头顶的眼神,以及发现确实是自己稍矮这一事实微微不甘的表情,迦尔纳心情莫名有些变好。

“也罢。”那人很快掩饰起来,“我名叫阿周那,我们同属于一个母亲。”

“你将是我的对手,我会打败你。”阿周那倨傲地抬起下巴。


意料之外的坦荡,如同宣誓一般。迦尔纳忍不住抬起眼看向他。他试图在那双深色的眉眼里找到一丝他再熟悉不过的厌恶与鄙夷,然而探到的只有满满的少年人独有的傲气。

这让迦尔纳心里升起一种奇特的慨意。


“你这手是怎么回事?”停了一会,少年终于问道。
“...这么狼狈,看来你现在还不配有做我对手的资格。”

这个年纪如此身份的阿周那,努力让自己声音显得威严起来,无奈还缺点成熟。

与刻意板起的语调相反,他的目光在迦尔纳脏污的手部逡巡不去。

迦尔纳本想忘了这码事,无奈他紧盯的眼神使手心蚁噬般痒起来。他不自然地握了握手指,放到背后去。手心的创伤已经开始结痂,但仍看起来血肉模糊的十分唬人。


般度家的仆人初见他模样十分惊讶,而后却闭口不言不问。也是,毕竟事不关己……

竟是“少爷”先开口的吗,他想。


麻木的右手传来微痛,收回心思他发现手已被执起。阿周那皱起眉头低头认真地察看着他的创伤。
……
迦尔纳默默注视着阿周那微卷的黑色发梢。

“脏。”穿着破旧衣服的少年轻声说,却没有把手抽回来,而面前人也像全然没有听到似的。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秒。

指腹传来温意,带着体温的一管药膏,一小卷绷带被放在手上。让人不由得想穿着紧绷式样的贵族衣物的少年是从哪里变出这些东西来的。

阿周那最后瞥了他一下。




夜色温柔地降临下来。
属于仆从小而令他满足的房间里,光线显得昏暗。安静地,床上的人仰躺着。

就迦尔纳而言,通俗点形容,简直像“开在尘埃里的花”。按理来说,贫民窟那样暗无天日的生活,一般人早已酝酿出仇恨扭曲的情绪,迦尔纳的性格却毫无改变。从这孩子的身上,似乎都能隐隐看出未来的高尚影子。

迦尔纳闭上眼,仍觉得空荡荡的。他翻了个身,将枕下的药膏物什拿出来虚虚握在枕边。他一如既往地希望自己安眠。迦尔纳拥有的东西很少。来到这府邸的第一天,这是他十分珍贵的...礼物。




第二天是个晴天。他很早便醒了。

浅发与褐色的仆从服装相得益彰,风吹起迦尔纳额前的碎发,早秋清爽的气流平等地拂过每一个人。在青黄的草地上再次远远地注意到阿周那的时候,对方身穿一身白衣猎装。
很适合,迦尔纳第一眼便想。


柔软的乌发被吹乱,露出饱满的额头。腰身被短装勾勒,阿周那整个人少了一份规矩,添了一丝英气,显得更加出众。

他转过身来,手里拿着一把与年龄不符的大弓。

迦尔纳觉得这种组合很奇妙。这样的阿周那与昨晚的见到的他相同又不同。

阿周那注意到他缠好绷带的手掌。

“绑了么...”他顿一顿,“所以,你的手是谁做的?”

“……和以前一些…邻居家的孩子。”迦尔纳没想到会突然问这个。

阿周那呼出一口气,点点头,嘴角绽出一个故意的笑来:“看不出来,你竟也会打架。”

“……”
“那好,我们便来比试一场吧。”


草坪上挺拔的少年身上的气势骤然拔高,呈现出一副无论做什么事都认真严谨的自尊心极强的模样来。

比试……?怎样比试,是要和自己——

“怎么呆住了?是害怕成为我的手下败将了吗?”

弓弦被流畅地拉开,弓手的左肩侧向远处的靶,手臂极稳,瞄准的姿势宛若磐童。他腰身端正,肩背发力,黑沉的眼珠眺着远方。

他是一只羽翼已丰的鹰,怀着天地间的自信,将锐利的眼锁定猎物。

迦尔纳感到自己的目光早已观不到别物,他只觉得眼前的人特别好看。

毫无征兆地,弦上的手指微微一放。箭羽破风,细微的声响碎裂般传来,挠到了他的心里。

迦尔纳静静地看着他。“中了。”阿周那眯起眼睛,露出一点笑意来。

迦尔纳才跟着他的方向转过头去,箭镞没进了红色的靶心。

……
棕木的弓被递到眼前,迦尔纳站着,眼神无言地显出一丝疑惑。

阿周那伸出来的手没动。



迦尔纳第一次拿弓,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重。贫民窟的孩子,没有机会亲手触碰过这样的东西。

迦尔纳努力地学着刚才刻在脑海中的印象,手指搭在粗糙的弦上,磨损的钝意从末端传来。有一点痛,他指尖紧了紧。
脚下生出一股激动又陌生的感觉,迦尔纳喜欢这种难以言说的心情。

阿周那正看着他的动作。


他人生的第一箭虽然中靶,不过还是射偏了。
迦尔纳回过头去,想看到那人的脸。

“是第一次射箭吧。”阿周那说。
迦尔纳握着弓点点头。

阿周那没什么表示,“我说过,你还不足以做我的对手。”
不过你很快会追上来的吧。阿周那心里有个声音,既然如此我又怎能停下。

阿周那抽出第二支箭搭在弦上,曲起的手指被厚重的绷带裹着。他此时此刻毫无一点尊贵的少爷样子,更符合带着点英雄气概的少年。

原来是这样...
所以你才随身携带着药膏与绷带的吗?


澄澈的日光下草垛散发出干燥的香气。远处的马儿甩尾打着鸣。一时之间,气氛十分安宁。

“需要我帮您拿箭匣?”迦尔纳微笑着。

“不了。”阿周那低头自己合上,看了他一眼。

“我似乎是您的贴身仆人,少爷。”

“……”

迦尔纳把另外的弓背在背上,近近跟在他身后,一边忍不住感到,无论这个人的哪面,皆令人心生喜爱。







tbc


「希望两个人互宠。
下章要做好给两个人吃大力成长丸觉醒恋爱元素的准备☆。」
「如果迦尔纳没有封为蛊迦王... 仆人x贵族真的很适合迦周呀。
贵族小孩子之阿周那本色出演。」

发完文就跑真刺激

评论(7)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