嘲洪

one ok rock

【迦周】浸日

一见钟情少年迦尔纳x少年人鱼阿周那paro

*he

*一发完结

*脑洞产物 私设如山 ooc


接受可以那么请吧

(Friend-玉置浩二)


01.
迦尔纳出生就被抛弃在岸边的小木屋里。

泥岸湿润,一眼望不到大河的另一端。一头白发的小孩不知道,在浪花的低语声下,自己的面容比清晨的太阳还要耀眼。


许多年过去了,白发的小男孩变成了白发的少年。迦尔纳每天乘着木筏捕鱼。这样的日子很平静,直到他有一天遇到了那只人鱼。

那一天,迦尔纳如往日一样顺流而驶。离家近了,他却看见离岸边不远的礁石上趴着什么东西。
好奇心促使他接近。

……那是,人鱼?在河里?!

一个人居住,与外界交流极少。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生命。纵然迦尔纳养成一副冷淡的面容,这种情况下他还是不知所措。

水花拍打着人鱼赤裸的背与鳍。同是少年模样的人鱼睡着了,微微卷曲的深发被氤氲的空气濡湿,睫毛极长。他侧埋着脸,掩盖着睑下的几许黑鳞与突出的尖耳。

真好看...
迦尔纳感到自己的心脏一动一动地跳着,他从没有过这种感觉,不自觉地伸出手去——

毫无预兆地,他睁开了双眼。迦尔纳的手顿时停在半空。人鱼慵懒的眼眸盯住木筏上的人,微微露出利齿。

水浪的声音好死不死地突然微弱下去。
自己的心跳声太大了,迦尔纳暗想。

“......我叫迦尔纳。”言语技能为零的迦尔纳在吐出这句话一秒后就后悔了。虽然面上丝毫看不出,少年内心其实紧张得要死。

人鱼看看他,没有反应。

“……人鱼为什么会在河里...?”迦尔纳不知该说什么好。这大概是捕鱼的少年诞生以来最为窘迫的时刻了。初次有心动的体验,对方竟然是一条人鱼,而且是丝毫不搭理你的人鱼。

迦尔纳青色的眼睛忍住不挪去他地。少年人鱼姿势微变,低下头轻轻打了个呵欠,黑色的发丝不听话地挡住迦尔纳直直的视线。

迦尔纳看着对方打呵欠曲起的肩胛骨,心里不断告诫自己。

“阿周那。”

什么?

下一刻趴在礁石上的身影就消失游走了。动作体态是那样轻盈自然,迦尔纳愣住。刚刚那一句仿佛是幻听。

原来是会讲话的吗?
等等?阿周那,两人这是互通名字了?


02.

少年自那天起心神开始不安,他心里住进了一只人鱼。
他开始起得比早晨破开河面雾气的阳光还要早,他攥紧枪一般的鱼叉,掷出去的劲头愈加有力。

可是,之后的几日,他再没有见到那只人鱼。那一天的遭遇就像梦一般误闯幻境。

少年不肯相信,他日复一日驾着木筏,穿过礁石寻找着。


所以,当他突然一拐弯遇到阿周那的时候,呼吸都要被夺走了。

人鱼此时清醒着,两人对视了。

“阿周那,又见到你了。”迦尔纳张了张嘴。

对方却用不理解的眼神望着他:“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心下一沉,迦尔纳没有日常表情的脸努力扯出点笑意来。“我们之前遇到过啊。”

“啊,这样吗?”人鱼话说一半,注意到面前的少年硬生生扯出的难过的笑意。

“……”
“……我们是朋友?”

听到人鱼的问话,迦尔纳微微睁大了眼睛。他说不上来有哪里奇怪,在阿周那黑沉的眼神中下意识点了头。

“果然又这样了吗?”阿周那黯淡下来。迦尔纳想问些什么,正找不到合适的措辞,想法被话语打断。

“我好像忘了...,请恕我重新知道你的名字?”人鱼说。



03.

少年从这天起度着他自认为人生至此最幸福的一阵日子。人鱼不能进木屋,他傍晚不舍地分别,第二天清晨又格外早地寻觅着人鱼的身影。

“给你。”自从阿周那接受过他的鱼后,迦尔纳就受到绝大鼓舞般地赠予着人鱼他所有能付出的礼物,期望人鱼对他露出笑意。

在那天阿周那关于“朋友”的询问之后,两人,哦不,是一人一人鱼仿佛真的过起亲密的朋友的生活来了。

阿周那都习惯被他投喂了。没办法,迦尔纳执意起来可是很厉害的。
感谢水神伐楼那的恩典,让我遇到你,迦尔纳心中默念祈祷。

手指拂上想碰很久的卷曲发梢时,阿周那也没什么反应,迦尔纳感觉身下飘荡荡的。人鱼也不抗拒自己带着点私心的牵手,甚至偶尔还会主动摸摸他的脸颊。

阿周那还会带他去自己喜欢的风景地带。
宽阔的天地间一叶扁舟显得那样渺小,偌大的日轮从远方缓缓升起,如被大河浸了一夜般散发出晨间毫不灼热的光线。迦尔纳暗叹自己从未注意到这么震撼的日出。

“好看吧?”带了享受的表情,阿周那看着日出。迦尔纳看着阿周那。

问人鱼来自何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人鱼竟也露出不知所以的神情。
虽然略微有些突兀和说不上来的异常,不过没什么不好的。迦尔纳盘腿坐在木舟上看着人鱼漂亮的锁骨想。脸差点又红了,他庆幸着自己面瘫的天赋。


04.


两人每天都见面,干脆告白算了。
迦尔纳摊在床上注视着木屋的房顶。夜幕温柔地低垂,大河的水潮声显得模糊而不真实。度过了这么多时日,和阿周那在一起的每分每秒迦尔纳都这么想。少年翻了个身。

啊,好想见到他。

他一个人的时候在干什么呢?

明天就去表白吧。迦尔纳闭上了眼,做了一个人生的决定。



05.

“阿周那,我喜欢你。”在太阳再次浮出水面的时候,迦尔纳这么说。在长河面前日轮总是显得分外巨大,见证这一刻的到来。

阿周那明显愣住了。

“唔……”少年吻上了人鱼的嘴唇。略冰的触感传来,很舒服,迦尔纳生涩地探着,描绘对方小小尖尖的牙齿。两人唇齿交缠,阿周那竟然也伸出了舌头。

没有反抗,甚至还有回应。迦尔纳狂喜无处发泄,只好更深地回吻回去,直到阿周那喘不过气来。
两人汗涔涔的额头相抵,嗅着对方的气息,身处日光的照拂下,心里都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自己……是有了恋人的人了吧?从“朋友”至恋人升温。拥着他,迦尔纳心里满当当的。



06.


一切发生得那样突然。

……       

 


迦尔纳站着,阿周那又不认识自己了。

“我想起来了,我们是朋友吧?”面前黑发的人鱼少年突然恍然,却不是迦尔纳熟稔的眼神,他微笑起来,“你昨天还送给我鱼吃?”

不对,不是这个。

迦尔纳盯着他,仔细观察下阿周那没有一点谎话的样子。也是,阿周那平日情绪稳定从容,甚至恪守着人类的礼节,怎是会说谎的性格?

那么……

“......怎么了?”少年的盯视的目光下阿周那的笑意渐收,带着一丝自己都觉察不出的努力生硬问道。


“你有失忆症。”连问句都不是,迦尔纳直接用了陈述的语气。

“……”

“这是你第二次认不出我。”

“……”对面的人鱼有一丝惊讶。

“我们不是朋友,我们是恋人。”

伴随着阿周那瞪大的双眼,迦尔纳亲了上去。他有点报复心思地不轻不重地咬着他的嘴唇。竟然敢认不出他。

人鱼的舌被缠住厮磨,上身被拉住倾了过去。阿周那眼前发乱。

迦尔纳是在察觉人鱼蓦然用力的推拒后松开的。这是他第一次推开他,迦尔纳心中死寂。

只见推开后阿周那剧烈地咳了起来,双眉紧紧地拧着。迦尔纳发现有什么异样。是了,阿周那于水中的重心生生降了一层,原本人鱼轻盈的姿态不再,就好像....溺水的人般……

即使总体仍浮着,阿周那还是被溅起的水花呛着了,迦尔纳赶紧把水里的身子捞起来。

等等,似乎有什么不对?
迦尔纳分明看见,对方腰腹下一贯的鱼尾有什么变化。那是,人类的腿?!

随着迦尔纳的抱起,阿周那湿淋淋地到了船上。触摸到他光滑的肌肤,迦尔纳像搂着珍宝般轻轻将他安置,随后就瞧见了他赤裸的双腿与男性少年的身体。


“…还不快给我找衣服来。”阿周那咬着牙,呈现出平日基本难以见到的羞愤来。

“好。”迦尔纳几乎是立刻就应了,飞一般地把小船划到岸边奔向木屋,脚步都软了,那是激动的。

迦尔纳耳朵嗡嗡直响,眼前不断飘过刚刚阿周那腿的样子来。
……
脸上一阵发烫,自己现在是真的脸红了吧?


07.


“我中了巫术。”
温暖的火苗在壁炉里跳跃着,傍晚的小木屋里一片安宁。

阿周那窝在扶手椅上,迦尔纳给他用热茶杯暖着。发现自己变回人形居然比迦尔纳矮一截,阿周那不甘的表情让迦尔纳感到很可爱。

穿着迦尔纳衣服的少年继续说着:“以前的事我都想起来了。”

“父亲母亲他们耗尽全力追杀邪教势力,和恶人牺牲在一起。巫女死前的力量不足杀死我,便把我变成总是失忆的人鱼。”
少年穿衣时无意识展出过刮扯的伤痕。

手臂安慰性地抱了上去,迦尔纳拥住面前的人。“不用同情我,父母的愿望一直是捐身在职,也算...得偿所愿。”阿周那说。

两人仍拥抱着,紧紧地分不开。
迦尔纳呼吸都有点急促:“……那我呢?”

那你还记得我吗?

“你?”阿周那故意停了一下,欣赏迦尔纳乍看冷淡的面容上紧绷的表情。


“你自己都忘了跟我表白的事吗?”

面前的人笑得他心痒痒的,迦尔纳没忍住又吻了下去。


木屋内细碎的亲吻的声音,昭示了两人接下来永远一起的,愉快的生活。

08.

并非是巫女的力量不强大,而是巫术有一个致命缺点:

若是受法者被人放在心里惦念,总被一而再再而三地挑破失忆的限制,人鱼法术将随着失忆症一同失效——



Fin.

开了脑洞爆肝一口气撸完的信不信..要死了....
开黑去了。


……忘记想名字了,没有名字是不行的!

评论(26)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