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假期

one ok rock

【迦周】荒原之日(下)(完结)

最后一发,发糖完结,嘻嘻。
“有媳妇,有热炕头”(我在说什么……x






阿周那从小到大,都是一个性子偏静的人,会说出“独自一人的时候比较愉快”的话来。哪怕现世在迦勒底,也没有特别亲近的同伴——亲近到同躺一张床上的那种。


所以,当早晨睁眼时感到身边躺着人,对他而言十分异样。不,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躺”的范畴。白发的英灵整只胳膊搭在他身上,仿佛正划出属于自己的领土一般地搂着他。他的脸与阿周那的脖子贴得极近,一呼一吸间暖洋洋的鼻息非常清晰。

“……”

阿周那跳出的第一个想法是“怎么这么粘人”。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阿周那拥有一双黑色的眼睛。

当礼貌的贵族举止下那对黑眼珠不错地注视着你时,待反应过来,你已经愣神好久了。

而现在这双眼睛正盯着天花板瞧,好像一夜之间那里生出花来似的。仔细看一看,眼瞳中还有少见的不知如何是好的神色。


温暖的温度从身边袭来,那人抱着他,也不知醒了没有。取而代之平日手脚冰凉地醒来,阿周那竟难得地一夜好眠。暖烘烘的被窝里,迦尔纳单方面的手脚缠绕令他陷入僵硬境地,甚至要微微沁出薄汗来。


“不愿意的话,狠狠推下去就好了啊。”似乎是幻觉,什么人带着诱导的语调在他耳边说着。

阿周那下意识地否决了。高傲的英灵不会轻易承认他其实挺喜欢这种拥抱的温暖感觉。除开这一点简单的“拥抱”之外,更因为那人是迦尔纳。


自从昨夜在千百年前的生死阔别后再次见到这个他生命里特别的人后,存在已久的愧疚如潮水般涨涌,带来某种窒息感,使他径直离去。想来,那是他为数不多的一次失态。

犹豫了一下,还是推开了迦尔纳。天赐的英雄,不知是被内疚淹没,还是在某方面的事上缺根筋,就这样想要起床。


手腕被扯住了。阿周那回头,黑色的眼珠对上一副青色的瞳眸。那人看了看他的脸色,确认已无大碍之后放松下来。阿周那才想起来微弱的记忆中迦尔纳模糊的照料身影。

还没来得及将手收回,白色的英灵突然一把抓住了他。阿周那以为他要做什么,攥紧了手指。谁想手被抬高,迦尔纳俯首啄吻着他的指节。

“……”麻麻酥酥的触感传来,阿周那不知如何是好,一时竟然没有甩开,但手仍不可遏制地缩了一下。

“你想收回去。”顿了一下,迦尔纳面无表情地 盯着他的眼睛说道。

阿周那莫名有些紧张。对方的样子有些压迫,使他心中翻涌着的愧疚混杂调和成一种复杂的情绪,令人有些烦躁。

“是,怎么了。”阿周那皱着眉。



明明还坐在同一个被窝里…… 阿周那做好了两人掐架的最坏打算。谁知迦尔纳只是避开了他的视线,垂下眼睛道:“你昨天晚上发烧了。”

“……”

“我很担心你。”意料之中的直率。

“……谢谢你的照顾。”阿周那略带生硬地说。

“怎么突然生病了?”迦尔纳抬起头来,“你并非多病之人,英灵生病,御主也十分意外。”

你想说什么?

“是因为我么?”他直视着阿周那的眼睛。

因为你。

啊,又来了。被那双素来沉静的眸子看着,有种被看穿的感觉。施舍的英雄总能看透人心。

不要盯着我看。


阿周那还未开口作答。迦尔纳突然微微一笑:“如果原因是我,请不要做这种没意义的事了。”

阿周那感觉空气都凝滞住了。

“因为我已经原谅你了。”


一缕晨光从窗帘间射进来,浅色的光映着床铺。

原谅?

这个词从面前的这个男人口中说出来,是他生前无数次梦境中的情景,每一次梦醒,都是一次难言的折磨。朝圣时的一步一祈祷,后半生心中的沉疴,不想竟在今日突然成真。他怎么可能简单原谅自己?

迦尔纳观察着他的表情,将阿周那内心的想法揣度了个八成。

“黑暗的想法,什么人都有不是么。”施舍的英雄用一种仿若事不关己的沉稳语气说着,修长的手指轻轻攀上阿周那的乌色的鬓发,“你是唯一与我相配的对手,天下再没有别人比我们更适合彼此。做出那样的事,并非你的本性。”


有谁会想到,万众瞩仰的刹帝利王子,天赐的英雄,也有这样的常人一面呢?

只有他知道。

惩罚吗?你早已替我惩罚过你自己了啊。


“况且...黑暗的想法,我也会有啊。”施舍的英雄低低笑了一声,凑近了阿周那的脸。

……

嘴唇被碰触时,阿周那还处于恍惚状态。反应过来时,那人已经不容分说地伸进来了,气息喷洒在他的脸上。


像细细的水流,像被润泽过的阳光,像夏天泛着清香的樟树叶,温柔的亲吻似乎理所当然般地到来了。阿周那只觉得自己更加喘不过气,迦尔纳却没有丝毫要停的意思。自己的鼻尖蹭到他的,痒痒的感觉传来。

“唔……”
房间一时十分安静。

吻结束后,谁都没有再说话。两人凑得极近,挨到了一起去。

阿周那呼吸着,近距离看着他的身体,不自觉地抬手摸了迦尔纳的颈部。

迦尔纳的喉结动了一下。

阿周那盯着面前人完好的皮肤。时光久远,印象中刺入的伤口模样已然模糊。很明显,他同母异父的哥哥英灵化之后并没有继承下来什么伤疤,这事实让他或多或少松了口气。他低下头去。


“不要再想以前的事了,阿周那。”看似冷淡的面容下,温和的嗓音近近地传来。声音的主人似乎心情很好。“我们就在这里,一切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

阿周那闭了闭眼。

“我爱你。”他听到那个人一本正经地在他耳边说,耳廓热热的。


“爱”吗?这样的话……
“我也是。”他回应了那个等待着的人。










非常单纯地抱着睡觉了么么哒!荒原之日完结。第一次写的小破文。希望每个看到的人都能好运🙏🏻



Fin.

评论(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