嘲洪

one ok rock

【迦周】荒原之日(中)

(接上文,想法满满,再有个发糖后续就完结啦~不要吐槽进展神速,这个迦是暗恋迦(。)有出入)




-

当初那个意气风发、受到所有人赞美的少年恐怕从没有想到,他定下的敌手的名字会被自己记挂一生——纵然他已是个死人。



阿周那十分灿烂、自幼瞩目的一生里,迦尔纳——无需多言,是与他纠缠最大的名字。从少年郎把劲敌的名字放进心里,或许更早,从被选中的少女贡蒂不经深思熟虑便使用了降生英雄的神咒起,迦尔纳与阿周那,就注定了某种命运。



迦尔纳不算美好,甚至称得上是凄惨的一生里,阿周那是他永远不会忘掉的名字。不,何止不会忘掉。作为私生子的哥哥,看着自己本能得到的一切为他所享,看着共同的母亲却哭着要自己发誓不能伤害他,看着他拥有自己渴求却不得不止于心思的亲情、师长、赞美,而自己一无所有,最后...看着他一箭穿入自己脖颈。


迦尔纳一直在看着阿周那。阿周那虽信誓旦旦地把迦尔纳列为了敌人,其对对方的关注度却远不如迦尔纳对他的高。


为什么呢?迦尔纳想,自己的心被搅乱了,这是一种吸引吗?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够让他如此。是疯狂的嫉妒心吗?不是。施舍的英雄降临人间,哪怕从出生之日便遭遇种种不公,却全不会体味嫉妒的滋味。那么自己的心里怀抱的感情,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



可惜的是,他还没来得及弄明白,就被一箭射中了脖子。顺着箭的翎羽看过去,正堪堪站着那个人。



-

……



欢声笑语。

傍晚的迦勒底开着趴体,张灯结彩。这个众多英灵汇聚的地方显得十分热闹与安宁,令人由衷感到欢快。
今天晚上的主角正是初来乍到的迦尔纳,说是晚会为他而开,本人却完全不是晚会的焦点,与其他喜爱热闹大声欢笑的英灵不同,其面瘫的表情与易揣测成拒人千里的性格给人第一印象很是冷淡。



有说有笑,有吃有喝。欢闹的氛围中,好像缺少了什么。按理来说,迦尔纳在此唯一认识的人乃其同母异父的胞弟,阿周那。虽说两人乃为死敌,对方自然不可能参与庆祝,不过在所有英灵必须到场的死规矩中,环视四周,却丝毫看不到那个男人的影子。


“唔诶诶,阿周那先生是没来么……”“是的,阿周那他似乎……”


迦尔纳只待了个party开头就走了。



-

走廊上铺着红色的地毯,迦勒底有着明亮的灯光与温暖的空气。这便是那人英灵化后所生活的环境么,迦尔纳一边走一边想。



“啊,房间吗?不好意思,迦勒底最近的房间有点紧张,还请你和他挤一挤嘻嘻。”几分钟前,面前的橙发的女孩笑道,脸上却没有一点抱歉的意思,旁边的玛修担心地蹙起了眉:“那个,御主...似乎......”


“好。”迦尔纳接话,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

推开门,房间暗着,迦尔纳捻亮了一盏发出橘色微光的小台灯,微微照着被子下埋着头的人。阿周那熟睡时好像喜欢把头埋在被子里,被子凸出来个人形,露出上半截黑色的散乱的头发。与平时截然不同,看上去竟给人一种蜷缩着的小动物似的感觉。盯着那人敞着的一截后颈,迦尔纳心思有些飘散。



鬼使神差地,等迦尔纳反应过来时,手已经自己覆了上去。皮肤光裸的温热的触感贴着手心传过来。生前...似乎从没有这样不隔间隙地接触过他呢。


迦尔纳眼前浮现起第一次见到阿周那的样子。



面前的众星捧月的少年人毫不逊色地也射出一支劲箭,竟掘出地下埋藏的暗泉来。喷洒出的清澈泉水渐渐熄灭了自己挑起的火势。水流在阳光下反射着光,照耀着对面人骄傲的容颜。 少年的脖颈收在窄窄的、绣着繁复花纹的领口中,他仰起了脸,接受着人们的惊讶与随之而来的赞美。所有人都在注目他们年纪轻轻的黑王子,包括自己,而自己……好像从此便移不开眼睛了……



等等...!!怎么这么烫?

如梦初醒地收回手,迦尔纳一把掀开被子。手探了下去,身下人额头火热着。


许是覆盖物被揭开,那人蹙起了眉,终于显出一点难受的样子。上身却坚持着弯下去,要埋在被子里。


迦尔纳轻轻扳着他的肩,不忍心同这执意的人较劲,耐心地解释道:“你会闷着。”


挣扎几下,阿周那呼吸微喘,呓语着:“……冷...”


冷?迦尔纳一摸他的指尖,果然冰冷非常,想也不想地攥着对方的手暖着。阿周那只穿着贴身衣物暴露在空气里。真是...不舒服连照顾自己都不会吗?


于是结实地给阿周那掖上了被子。房门吱呀一声打开又合上。

……


大脑一片混沌,在有意识之前,冷意先一步到来。不同以往寻常的体寒毛病,这次的寒冷比过去几次都要难捱。他动弹不得,再次回到了那个荒原,那个朝圣路上,他殒命在此的雪原。


蛋青色的天没有太阳,雪令人绝望地下着,他前额传来麻木的感觉,原来是面朝下埋在雪里,已经冻得没有触感了。身体感官模糊起来,思路阻塞着,唯有内心一片平静袭来。啊,英雄末路,大抵如此,他阿周那,亦有将死一天。


“ 这荒诞的、铸下大错的人生就要结束了。”


一直以来,每当午夜梦回,都有个忏悔的语调叹息在角落的阴影里,与自己的声音同出一辙,如今,阿周那听见那个声音这么说。


话虽如此,临死前的感觉仍然很不好过。死,竟是如此令人心生绝望,令人灵魂忏悔的事么?一直以来后悔的事,更深刻了些。


漫天覆地的雪,缺少了什么。


是太阳,赐予万物温暖宽容的太阳在哪里?


......太阳,原来是不宽恕我的吗?也是,做出这种事……

啊,并非难以宽恕。太阳,可是已经被自己亲手射杀了啊?




迷迷糊糊地,一只手伸了过来覆在额头上。什么人哄着让他开口吃药。他仍是很冷的样子,紧抿着唇不肯张嘴。那人有些心急。窸窸窣窣,当阿周那以为复又宁静下来的时候,一片唇贴了过来。

“唔......”

鼻子被人捏住了,阿周那被迫开了口,难受地喘着气,那人轻轻地亲了他一下。随即,药和水被灌进来。


迦尔纳的手指帮他抹去嘴角的水珠。


“太阳……迦尔纳,我……”阿周那仿佛还不清醒,说着断断续续不成文的话,半闭的眼角竟有些湿漉漉的。


“好啦,现在我好好地在这里呢。”迦尔纳安慰着他。也不知下面的人听不听得见,不过似乎真有些安静下来了。



tbc

评论(6)

热度(65)